湖北宜昌城际公交等有条件有序恢复运行

(抗击新冠肺炎)湖北宜昌:城际公交等有条件有序恢复运行

中新网宜昌3月14日电 (向红梅)14日起,宜昌市域内8条城际公交、部分市域内道路客运班线、城区出租车有条件地有序恢复运行。不少旅客14日早上7点不到就到达了秭归港客运站,准备乘坐8点的公交。

四 远不到可以乐观的时候

战局有向好的趋势,但远不到可以乐观的时候。此前,中央指导组已经要求“发起全面总攻”,对于湖北和武汉来说,总攻依然是鏖战,容不得一丝大意。

应勇和王忠林到任之前,湖北战局的指挥系统已在调整,王贺胜以国家卫健委副主任、湖北省委常委的身份兼任湖北省卫健委主任,陈一新以中央指导组副组长的身份赴武汉督战。

人们欢迎这样的果断,更期待雷霆手段的效果,尽早体现在疫情数字上。

武汉关闭离汉通道前夕,全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71例,涉及全国20余省份,其中湖北病例数占八成以上,而当时武汉已出现17例死亡。

1月24日,国家卫健委从上海、广东派出第一批医疗队抵达武汉,当日,解放军也派出3支医疗队共450人抵达武汉,2月10日开始,19省份医疗队开赴湖北对口支援16地市,到2月19日,全国援助湖北的医务人员达到32395人。

走出正月,春寒料峭,鏖战还在持续。

“全世界医生和口罩密度最大的地方。”有网友这样形容现在的武汉。

1月23日至28日,一周内,湖北13个市州相继“封城”。此后,湖北还要求全省住宅小区封闭管理,一些地区出台“封户”措施,还有的区县宣布“战时管制”。

摸清底数,关系这一仗能尽早从阵地战转向歼灭战。用新任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的话说:“不摸清底数,这场战‘疫’就没法打。”

三 2月13日的新闻,字越少,事越大

疫情快得猝不及防。从1月23日算起,湖北的确诊病例从500多例到一万例用了11天,从一万例到两万例仅用了4天,此后半个月基本保持4天增一万的暴发之势。

旅客在登车前扫码 向红梅 摄

一个6100万人口的省份,在最大程度阻隔人员流动造成的病毒传播。但是,这场“封城鏖战”打得太艰苦。

家住秭归县茅坪镇景城花园的李军,在宜昌三峡物流园经营着一家纯净水的售卖门店,自1月22日回乡过年,一直滞留在秭归。“前几天就接到了物流园门店可开门的通知,昨天又听闻城际公交开通,第一时间预约定了票。”

14日秭归首趟城际公交发车 向红梅 摄

换将之后,舆论关注着湖北“打法”的改变:要求摸清底数、数据真实,要求充足弹药、分配透明,要求关口前移、建院增床,要求严封小区、拉网排查,要求干部下沉、奖惩分明……

习惯了“字越少,事越大”的中国网民,在转发评论中,期待着换将能成为扭转战局的契机。毕竟,从黄冈卫健委主任“一问三不知”,到中央指导组约谈斥责武汉官员,疫情发生以来,湖北这一仗,指挥能力一直遭质疑。

工作人员在售票厅、进站口和登车口设置了3个卡口,提醒旅客戴好口罩、主动亮码、保持距离、有序扫码购票上车,并在进站前为旅客测量体温。

乘客排队有序扫码登车 向红梅 摄

“调度战”的规模有多大?一些对比可直观感受,例如,医务人员支援规模和速度超过汶川地震,再如,仅2月19日一天,各地供应湖北的N95口罩和防护服数量,就已是此前全国生产能力的两倍。

开局被动,就必须措施果断。自武汉关闭离汉通道以来,“封城”成为中国舆论的一个关键词。

1月23日凌晨2时,武汉市政府宣布自当日10时起关闭离汉通道。这一天,离中国农历新年仅剩两天,“九省通衢”的武汉在几个小时内,把节前春运最高峰的客流迅速归零。

同样在2月21日,湖北的疫情防控调度会上,新任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列出了一连串困难:患者存量基数还很大,救治任务十分艰巨;筛查甄别和流调工作存在薄弱环节,隐性感染者底数还未摸清,向好的基础还不稳固。

据宜昌茅坪港旅游客运有限公司负责人刘丹介绍,公交实行总量控制、定点发班,每车乘客29人。13日城际公交开通消息发出后,原定4个班次很快客满,所以公司根据客流变化,临时加开了一趟。

龚年华是宜昌夷陵区新时代超市的一名员工,超市春节期间不打烊,留在宜昌本地的员工参与了无接触配送工作,为超市周边群众提供物资保障,像他这样回家过年的,一直等到13日才接到超市负责人的复工电话。

于是,医生穿尿不湿工作,市民发网帖求床位,市政府官网挂“SOS”标识,湖北红会遭遇滔滔舆情……缺兵少粮,成为湖北战场开局的最大瓶颈。

这场“保卫战”,兵马粮草从一开始就是左右战局的关键。

2月17日,武汉开始三天大排查,王忠林放狠话:再发现一例居家的确诊病人,要问责区委书记和区长。

疫情发生以来,很多人把湖北和武汉的战局直观地分成两个阶段,换将前与换将后,湖北的人事变阵,成了观察疫情的重要坐标。

一 那天,生活的一切都变了

这句话没有具体的统计支撑,但疫情发生以来,逆行武汉的队伍里,最多的一定是医务人员和医疗物资。

2月21日,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,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列出全国疫情的“四降一升”,这里涉及湖北的有两个:

截至2月22日,湖北累计确诊病例达到64084例,治愈出院15299例,病亡2346例,而当每一个数字投射到个体家庭时,就是一桩桩实实在在的悲欢离合。

改变确实在发生。媒体曾报道2月18日武汉街头的一幕:一位在武汉江岸区的居民,看到窗下超市又有排队长龙,急着打电话报告,很快,长龙消失,一张布告贴在超市门上:从2月19日起,各大中型食品超市、便民超市只开展社区和企事业单位物资团购、配送业务。

那天开始,人们生活里的一切都变了。让一个千万级人口的区域中心城市“封闭”,这着实是个艰难的抉择,但是,当时的武汉和湖北,疫情已危急。

在21日的那次会议上,应勇还要求干部要摒弃任何私心杂念,坚持实事求是,讲真话、报实情、干实事。

“早就盼着交通重新开放,两个月没回家了,真想快点回去看看。”家住宜都的李先生说,老两口1月16日就到秭归亲戚家过年,到今天已整整59天。

为了“不漏一人”,湖北开始把临床诊断病例纳入统计,人们难以想象,武汉和湖北的局面竟如此严峻。

当天,湖北省卫健委订正了19日和20日的全省新增确诊病例数,湖北副省长表态:疫情统计不允许核减已确诊病例,对相关责任人要查清事实,严肃问责。

2月13日早晨,“湖北新增确诊病例14840人,武汉新增13436人”,很多人是在错愕中点开这条疫情新闻。

几个小时之后,两条一句话新闻又开始刷屏:应勇任湖北省委书记,王忠林任武汉市委书记。

二“全世界医生和口罩最多的地方”

“保卫战”,首先打响的是“调度战”,一场举全国之力的支援紧急展开。

同样,数字背后也是一张张真实的劳动者面孔,那些被防护服紧紧包裹的医生,那些连天加夜赶工期的建筑者,那些紧急返岗保供的车间工人……

他说,在宜昌长途客运站下车后,超市会有专门人员开车过来将他们接送到上班地点。新年之后第一次出行,也让他对新一年充满期待。(完)

1月24日,关闭离汉通道的第二天,武汉就发布公告,面向全国采购医用防护物资,但当时疫情已波及20余省份,武汉不够的,全国也紧缺。

数字背后是人命关天的紧迫、物资缺口的激增以及社会恐慌的加剧。可以说,武汉和湖北的这场“保卫战”,是从“遭遇战”开始。

湖北除武汉以外,其他地市每日新增确诊病例,从最高峰2月12日1404例,下降到20日400例以内;武汉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从最高峰2月13日3910例,下降到20日400例以内。

与此同时,来自全国的工程队伍10天建成火神山医院,两周建成雷神山医院。到2月20日,武汉3万张定点医院床位已经全面落实到具体医院,方舱医院床位已建成2.5万张。

最近,在来自湖北的新闻中,人们看到更多暖元素。例如,武汉明确,援汉医务人员每工作10天休息不少于2天;例如,73岁的李兰娟院士满脸压痕但面带微笑的那张照片;例如,那名年龄最小的感染者,仅17天大的女婴笑笑康复出院了。

RELATED POST

国家发改委N95日产量已达到919万只

中新网客户端2月24日电(上官云)国家发…

第二届强邮论坛暨区块链技术与行业高质量发展峰会在京举办

2019年12月18日,在国家邮政局指导…

陕西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死者高龄且有既往病史

(原标题:陕西现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 死…

爸爸确诊妈妈疑似……医生佑护新生儿平安降生

一个新冠疫情中的新生儿——爸爸确诊 妈妈…